傳奇正傳版本:《龍族IV·奧丁之淵》正傳(連載一)

巴西,里約熱內盧,狂歡節之夜

夜空被焰火照亮,在節奏強勁的音樂聲中,彩車隊穿城而過,桑巴舞娘們踩著鼓點扭腰送胯,全世界都是飛舞的大腿和羽毛裙擺。

有人說“巴西人是為了狂歡節而活在這個世界上的”,這話也許不假,每年的里約熱內盧狂歡節,巴西人和來自世界各地的游客都像“狂歡完去死也無所謂”似的酗酒、歌舞、眉來眼去。

今夜這座城被歡樂擠滿,不留一絲空間給悲觀情緒,你若是在街邊愁眉苦臉,立刻就會有人從酒吧里竄出來拉你一起喝酒。

但也有少數人例外,臨街的酒店頂樓,身穿黑色西裝的年輕人們正手持望遠鏡,監視著整條街。焰火在他們的頭頂炸開,他們像是一群趴在屋檐上的梟鳥。

“一號觀察哨,未發現目標。”

他們通過掛在耳朵上的藍牙設備相互聯絡。這條街上共有七處觀察哨,每個觀察哨都安排了兩名臨時專員,沿街的酒吧里還有執行部的十二名正式專員待命,他們都帶著槍,彈匣里填滿了強力麻醉效果的弗里嘉子彈。

裝備部特意為這次行動制作,了一批強化版的弗里嘉子彈,麻醉性能強化到標準版本的三倍,因為今晚的目標非常棘手,也因為今晚參與行動的多半是一年級二年級的學員。在秘黨的戰場上,這是幫純粹的菜鳥。

卡塞爾學院的慣例,新生入學的第一年必須參與一次執行部的行動,讓他們親眼目睹跟龍類或者死侍作戰的戰場。執行部也借機考察新生們的心理素質。

“A+級的危險目標,狩獵這種怪物的活兒,交給我們這些菜鳥真的沒問題?”岡薩雷斯嚼著口香糖,俯瞰西方千萬條抓著熒光棒的手臂搖擺,仿佛一片瑩藍色的大海起伏。

“你擔心什么?要擔心也該我擔心才對,任務書上說。目標狩獵的對象都是美少女。我倆誰是美少女?”他的拍檔維多利亞漫不經心地挺挺胸整理頭發,執行部那身烏鴉般的黑衣也遮擋不住她的好身材。

岡薩雷斯,西班牙籍學員,卡塞爾學院一年級生,血統階級C。

維多利亞,英國籍學員,同樣是卡塞爾學院一年級生,血統階級B+。

B+級別的血統在卡塞爾學院里最多只能算是二流,但維多利亞卻在入學第一天就出了名,因為顏值和出身。她是英國皇室的旁支,從祖輩上順下來,應該算是一位女伯爵。

這次行動岡薩雷斯被和維多利亞分在一組,心里還是蠻興奮的,忘了哪本泡妞手冊上說的,危險情形下女性會自然而然,地對身邊的男性產生依賴感,這種依賴感往往是好感的開始。

所以岡薩雷斯還蠻期待那個A+級的危險目標嚎叫著殺上來的,他后腰里插著兩支滿彈匣的格洛克手槍,正好派上用場。唯一的問題是,如果維多利亞嚇得撲向他,而他正雙槍齊發……他就沒有手摟住這位校花級女伯爵的腰了。

這么想想當然可以,不過岡薩雷斯也清楚這是自己一廂情愿,如果目標真的狂暴起來,應該是維多利亞保護他才對,維多利亞的血統級別高于他,偏偏還是戰斗系天賦。

“他如果進攻我們倒還好,可這里都是平民,如果他想在人群里殺出一條血路怎么辦?有人群阻擋,想要阻止他可沒那么容易。”岡薩雷斯有些憂慮。

“這種事輪不到你和我操心,我們這些菜鳥的任務就是監視,動武的事情還是由資深專員來。”年輕的維多利亞女伯爵說。

“我可信不過那幫什么資深專員,他們面對過幾個A+級目標?”。

“普通的資深專員確實不行,”維多利亞輕聲說,海藍色的眼睛里透著異樣的光彩,“但這一次,他們出動了學生會主席!”。

岡薩雷斯微微一怔,心里既向往,又有點失落。

是啊,這次出動的精英中有學生會主席,那是尚未畢業就名列執行部精英的男人。關于他的傳說很多很多,精英血統、天生領袖、風度翩翩、揮金如土……如果只是這些還罷了,傳說他還曾幾次對陣龍王級別的目標!

龍王,那是幾百年都未必會出現的超級存在,卻在主席手中接連潰敗。這與其說是實力,不如說是命運了。

岡薩雷斯入學剛剛半年,還沒有機會收到學生會聯誼舞會的邀請信,也就沒機會跟主席先生碰面,這次跟主席先生出同一個任務,也許能見到這位“天命的屠龍者”的戰斗姿態,心里當然向往。可有那種絕世姿態的男人在,維多利亞和其他女生是絕不不可能把多余的注意力投注,在他這種衰仔身上的。

這個世界就是這樣,多數女孩都向往著太陽般的光芒,恰如她們喜歡那些閃閃發亮的飾品,可成群的男孩中,往往只有一個是太陽,而其他都是陰影。陰影原本也沒有那么晦暗,只是太陽太閃耀了,陰影就越發地晦暗了。

岡薩雷斯不幸地就是這么個陰影,并不幸地暗戀著女伯爵。

“岡薩雷斯,維多利亞,聊天時注意關掉你們的藍牙耳機。”耳機里傳來冷冷的聲音,這是負責他們的那位資深專員,學生們叫他“教官”。

岡薩雷斯和維多利亞趕緊捂嘴。狂風掃過屋頂,一架黑色的直升機高速掠過,教官正駕駛直升飛機在附近低空巡弋,經過時還向他們投下了冷冷的目光。

學院為了這次行動可是下了血本的,各種戰術裝備全部出動,整個行動組超過120人,分部在里約熱內盧的各個鬧市區,只為狩獵“舞王”!

“舞王”,這是個代號,因為沒人知道目標叫什么名字。

他是個神秘的街頭桑巴舞者,里約熱內盧的傳奇之一。他是三年前開始出現的,穿著一身綴滿LED光源的舞衣,在著名的科巴卡巴納海灘上跳桑巴舞。

沒人能記住他的容貌,因為夜太黑而LED的藍光太耀眼,他整個人都籠罩在一團瑩藍色的光芒中;但也沒人能忘記他的舞蹈,他的舞蹈帶著無可名狀的魔性,令人血脈賁張,忘卻一切煩惱。

有人說舞王出現的地方,就是狂歡節開始的地方,整個海灘的人都跟著他忘情地舞蹈,著了魔似的。

這是座桑巴舞的城市,城里有上百位桑巴舞大師,但大師們連模仿舞王都做不到,那奇怪的韻律感和不可思議的關節扭曲,每個定格都像是一幅抽象畫。

很多人慕名而來,流連于科巴卡巴納海灘,渴望著見舞王一面。但舞王的出現和消失都是毫無征兆的,一旦他出現,人們就會情不自禁地舞蹈,舞步停止的時候,仿佛從夢中醒來,舞王已經離去。

舞王的名聲越來越大,可警方卻越來越不安。舞王的出現頻率,跟女性受害者的數字是成正比的。

這些殘缺不全的受害者都是在舞王出現的,第二天清晨被發現的,無一例外地穿著三點式泳裝、面容姣好、身材性感、小麥膚色、金發,前一晚都去過科巴卡巴納海灘。

非常詭異的是,死者分明遭受過酷刑般的折磨,臉上卻無一例外地帶著沉醉的笑容。

最后是一個僥幸逃脫的受害者幫助警方揭開了謎底,清晨的時候,她在距離科巴卡巴納海灘兩公里的地方被人發現,膝蓋骨折,神情呆滯。

經過大約兩個月的心理治療之后她說出了,那晚的經歷,那天夜里她和朋友們想去科巴卡巴納海灘碰碰運氣,看能不能見到舞王。舞王真的出現了,全海灘的人都像著魔那樣跳起舞來,她也不例外。跳著跳著她發現自己離人群越來越遠了,跟她一起離開人群的還有好幾個金發、小麥膚色的性感女孩,舞王在前面扭動著,她們跟在后面。她既不恐懼也不抗拒,那一刻她覺得自己是要去天堂。可她忽然崴了腳,膝蓋在石頭上撞骨折了,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舞王帶著那些女孩離開,她哭著喊著,伸手去夠他們的背影,可他們就這樣載歌載舞地離開了,根本不回頭,留下她孤零零地在海灘上痛哭流涕。

聽完這個故事后,負責舞王案件的警長嘆息著告訴她是,骨折救了她一命,因為那天晚上跟隨舞王離開的女孩們都死了,第二天早晨,她們殘缺的尸體在一間廢棄的修理廠中被發現,簡直像是被一群野獸撕咬過。

令人驚訝的是那位因斷腿而逃生的,漂亮女孩根本不相信,她哭著說不不,她們是跟舞王去了天堂,我是多么地不幸啊,為什么是我摔斷了腿。

“這是個對女性有著極強進攻性的惡魔!”警方最終得出了結論。

因為案件涉及神秘學的領域,所以并未對民眾公布消息,警方幾次暗中監控科巴卡巴納海灘想要抓捕舞王,可再多的警力配置都沒用,舞王出現的時候,警察們也跳起舞來,甚至一位金發小麥膚色的漂亮女警因此殉職。

警方還在焦頭爛額,卡塞爾學院執行部已經無聲無息地介入了。

基于“一切神秘主義事件都跟龍族有關”這一基本前提,學院毫不懷疑舞王是個危險的混血種。他的血統中龍血比例很高,高得突破了“臨界血限”,龍血中自帶的嗜血基因已經牢牢地控制了他。

這種人距離完全喪失神智的“死侍”只是一步之遙了,是必須捕獲的高危目標。他應該擅長某種精神控制類的言靈,普通人類脆弱的精神太容易受他的影響,唯有混血種能夠抵御。

“他對于桑巴舞存在著極度的迷戀,而狂歡節就是桑巴舞的節日,正常人在那天都會為了桑巴舞而瘋狂,舞王也不例外。他很可能出現在鬧市區,尤其是游行隊伍經過的路線上,那里最容易找到他渴望的食物,金發、小麥膚色的年輕女孩。”。

執行部分析舞王的行為模式之后做出了判斷,抓捕的網也就此拉開。


相關推薦:
《龍族IV·奧丁之淵》正傳(連載一)

最后是一個僥幸逃脫的受害者幫助警方揭開了謎底,清晨的時候,她在距離科巴卡巴納海灘兩公里的地方被人發現,膝蓋骨折,神情呆滯。


羽毛球